主页 > 香港挂牌 > 正文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熟悉的配方 + 熟悉的味道《火星情报局》第四季

更新时间:2019-07-12

  语言类是综艺节目的重要类别,也一直是电视台和视频网站关注的焦点,但近两年的生存之路却尤为坎坷,稍火一些的语言节目更是命途多舛。

  《今晚80后脱口秀》《金星秀》《老梁观世界》先后停播,连在凤凰卫视播了19年的长寿节目《锵锵三人行》也在去年9月宣布停播,至于原因,老梁曾在节目里说的八个字“遇险自保,逢危当弃”应该是最好的解释。

  而随着网台同标逐渐深入,精品化大体量的网综时代到来,网络语言类节目不仅表达空间被持续压缩,用户对节目内容的包容度也不断降低,日子越发不好过。

  在这种背景下,“变”成了大多数网络语言类节目的一致理念,尤其是与新节目相比,面临双重挑战的综N代脱口秀。

  但如何“变”却是一门技术活儿,要有深度还得说得巧妙,要创新还要保本质,要有趣也必须接地气儿,如何均衡,综N代脱口秀们都在摸索,包括《火星情报局》第四季(下文简称《火星4》)。

  以前的味道不浓郁了,有观众就会觉得节目端上来的不是一盘菜,可以前的味道要是太张扬了,又会有观众觉得节目在偷懒,想在老配方里品到新味道,但品到的量应该是多少,20%还是50%,观众的标准是不一致的。

  回到火星的“情报局”,从舞美、嘉宾、形式包括议题都做了全新升级,会场风格从第三季的“哥特式教堂风”,变为了“罗马斗兽场”,还创造了一个名为“MiaMia”的外星生物作为火星IP符号,让“情报局”看起来科幻感十足。

  火星特工队增加了吉杰、李希侃、娄滋博等新面孔,造型也不断在变化,第一期集体脸方,第二期露出天线。不仅如此,特工们的“嘴炮”力和配合度也都Max。

  第二期节目说到加班时,刘维指责杨迪是“剪辑凶手”让自己被迫加班,话还没说完,杨迪立马回怼“朋友们,一个人敬业都变成一种错了”,并顺带“夸”了一下刘维,说他已经开始发现“敬业的艺人需要学习”,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薛之谦又立马朝着刘维起哄“他(杨迪)在凌驾你诶,他在占你便宜”……三个人一番你来我往,给节目带了笑料,也炒热了氛围。

  金志文在吐槽曾经的一个甲方提出在音乐里加入“蛤蟆咕嘟“的声音后,特工们便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学起了蛤蟆叫,当薛之谦纠正不是“咕嘟”而是“嘟嘟”后,特工们又立马默契地合唱起《嘴巴嘟嘟》,金志文一脸无奈,台下的地球朋友包括一众学界代表却被他们的默契配合,逗地爆笑不止。

  不仅如此,经历了前三季的历练,老特工们个个都成了行走的“笑料机”,嘴皮子越发溜,脑洞也都开到了天际。据悉,集体方脸的创意就是副局长“薛之方”提出的,而且根据第二期的“临时特工手记”,“薛之方”在节目里关于加班问题的解决方案和道具都是自己想的。

  节目的舞美风格变了,科幻感强了,特工的队伍庞大了,也成熟了,但“情报局”越爱越怼、越怼越爱的老传统还在,特工们的关系也更亲密了。尤其是第三期结尾,局长和特工们围在一张桌子前,分享彼此家乡的特色美食时,隔着屏幕,也能感受到满满的“家人感”。

  语言类节目有类似《锵锵三人行》一样讲深度的,有类似《百家讲坛》一样传文化的,有类似《吐槽大会》一样拼口才的,也需要类似《火星情报局》一样能“下饭”的。

  从2016年第一季推出开始,《火星情报局》的定位就是一档“下饭”综艺,让观众在某一天工作累了,打开节目时能开开心心吃饭,疲劳得到缓解,就是“情报局”的目标。

  而“脑洞大”也一直是它固有的风格,第一季的“两手迅速摩擦,十到二十秒之后,会有鸡屎味”,第二季的“捧脸杀比肩蹭更有杀伤力”,第三季的“我解决毕业照的站位决定了人生”等,每一季各种脑洞大开的提案都层出不穷,特工们针对提案的讨论,也一直都是天马行空,笑点密集。

  “情报局”一直坚持做纯娱乐的内容,但也从来没有丢掉温度。如何交友、如何顾及孩子的心理、婚假产假延长等关照社会生活的问题,“情报局”一直也在努力呈现,第三季推出的“火星任务”环节,发布的“关爱外卖小哥”、“多和父母通会儿电话”等任务,也在不断地把健康、积极的思想传递给观众。

  《火星4》更是加重了对温度的呈现。不管是“独居女性需要被关爱”、“地球人根本不懂拒绝”,还是“加班已经成为地球年轻人巨大的困扰”……每个“我解决”的内容都聚焦了地球人的“小确丧”,带有明显的现实温度。

  不仅如此,特工们还会结合“我解决”分享自身的地球经历。第三期节目在讨论“离别的苦涩影响了地球人的幸福感”时,这种温度又有了放大。杨迪说,自己暑假开学本来想坚强点自己走,不让父母送,但父母真的让他一个人走的时候,他却哭了,一下子长大的感觉他还没有习惯。

  薛之谦说,自己小时侯很作,老是觉得照顾了自己17年的奶奶啰嗦,再加上学习不好,父亲要把他送出国时,他一口就答应了,奶奶也说他早走早好,省的烦人。但他离开的那天奶奶在机场一句话没说,拉着他的胳膊看了他5分钟才放手,他到了国外才发现,原来,自己离开了奶奶什么都不会。

  通过这些有温度的“我解决”,和特工们自己的真实经历分享,“情报局”给自己和观众之间造一个情感共鸣的纽带,也让整个节目充满了温度。

  “我解决”的内容更聚焦当下年轻人关心和感兴趣的生活、社交方式,而且与前三季的选择保留或者让观众辨明对错不同,《火星4》给了解决方案,但这些解决方案也成了节目争议最大的地方。

  “守护扇”、“功夫口红”、“拒绝舞”、“仿生套装”、“加班养生殿”……,每一个解决方案都超出了正常人的想象,有观众觉得有趣,也有观众觉得不切实际,不能立马有效地帮他们解决问题。

  但如同局长汪涵所说,这个世界需要实干的人,但也要有负责想象的人,“情报局”就是后者。现在,这些解决方案拿出的是概念产品,但未来它们未必不会成为现实。

  实际上,这些“非地球的解决方案”并非完全没有依据,或者不存在可操作性。吉杰提出的“仿生套装”里的两件产品——“短睡马蹄”和“耐力驼峰”,都是根据马和骆驼的生活特性设计的。

  刘维的“拒绝舞”也是真的可以在现实中推广的“产品”,不用直白的说“不行、不要”,只要比划两下或者哼一下“拒绝舞”,就能委婉的向对方传达了sayno的意思,不正符合“为人处事适宜为好”的国人传统吗?

  “情报局”一直在提倡想象,但这些想象都来自现实的启发,天马行空的背后“情报局”也一直在用自己的“火星思维”,引导观众去思考。

  是不是只有漂亮的独居女性才需要关爱?面对不合理的要求是该成全了别人,还是恶心自己?加班可能是老板的压榨,但会不会也是走向成功的一种努力?

  在抛出“我解决”的同时,“情报局”也将这些思考题摆在了观众的面前,并在最后给出了答案:不分年龄和外貌,每一个独居的女性都需要社会关注;学会拒绝可以帮你减少无效的社交,面对不合理的要求要多想想自己的心……

  而增加的四位地球学界代表,也在通过自己的专业角度判断哪个“火星产品”具备推广性时,对“我解决”里涉及到的社会交往、家庭沟通、亲子教育等问题,提出切实可行的建议。

  特工们更有爱、内容更有温度、提案更有思考性……这些都是“情报局”的“变”,可“情报局”还是“情报局”,依旧充满想象力,依旧能让观众笑得人仰马翻,致力于让年轻人在愉悦的观感之上有所思考,也一直是它的目标。

  但为什么会有观众说不好看了?一则是他们对“情报局”的要求变了,希望“情报局”能做出深度,能像一个成熟的大人一样理智的分析判断。但如果有一天,它真的一本正经地解惑答疑,它还是“情报局”吗?

  二则是应“变”需要时间,“情报局”还是“情报局”,但它火星的风格、特工队伍、提案方式等外在表达都做了改变,观众需要一个过程适应,节目也需要根据观众的反馈不断完善。

  在这个网综泛滥的时代,各种各样的网综纷至沓来,有抄袭有引进,有原创有延续,有大爆成标杆的,也有死在沙滩上的,不一而足。

  市场在不断的变化,但“变”了的“情报局”,还是一样会给观众带来很多快乐的综艺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www.997799.com